移至主內容

征服彩虹道

我的小摺已有一段時間無上路,原因是內胎爆裂,洩氣的它只好在家休養。
好不容易補好車胎,今天立即有如「新車上路」般興奮,踩車沿彩虹道回公司,以往很怕其他車在後面響鞍或從旁爬頭帶來的壓迫感,突然好似練大膽了,樂善道左轉出彩虹道、直行右線、右轉、再右轉入大有街都很順利。當然,小巴和的士仍然愛在後面奪命追魂horn......

抱石新體驗

這是一對攀石鞋,穿上去的時候很不習慣,因為它把腳包裹得緊緊的,甚至感覺有點不適。這樣的設計教我想起芭蕾舞鞋。別人總說,攀石就像是岩壁上的芭蕾,我看高手攀爬的時候總會這樣覺得——他們的悠然自得,那些跳躍彷彿胸有成竹。只是在我第一次爬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比較像是剛剛學走的小孩,就是一直在fall,不夠力,笨笨拙拙的。

初賞抱石亞洲盃

亞洲盃 (抱石)第一次來到香港舉行,除了去採訪,作為觀眾都是很熱血沸騰的經驗。上個月也看了抱石錦標賽,但這亞洲盃真的吸引了亞洲不同國家的好手,水平明顯更高。難得可以一賭日本與韓國選手的表現,見到他們的攀法、那種力量、那份遊刃有餘,教人看得驚奇。思考線路不只靈活,而且大膽,在你以為不可能的地方起跳,在你以為不可以緊握的時候就抓到了hold,然後在時限尚未迫近的時候就top了。

運動場的土地問題

香港的所有問題都可追溯到土地問題,運動場地當然也是。
路經將軍澳某屋苑,發現本應是運動場的地方變了曬衣場,而且有管理處通告清楚說明曬衣場規則,居民「攞正牌」曬衣了。想起香港因沒有規定建築物的日照權,很多人都為了曬衣出盡法寶,連路邊圍欄、單車停泊場都可用作曬衣,屋苑特意劃出曬衣場,都算用心良苦,又怎忍心苛責其妄顧運動人士需要?何況說到運動,不同項目各有需要,很難一一滿足。

初試共享單車

在香港巿區踩單車,我會形容是「勇氣挑戰」,因為在躁底巴士、暴走小巴、瘋狂的士及自私車的夾擊下,真的要膽子夠大才能在馬路上平穩行走。也因此,雖然我特意購入一架摺車代步,但大學畢業後踩上馬路的次數愈來愈疏。隨著工作愈忙碌,愈不想耗費心力在馬路上,因為每次都很緊繃和勞氣!試過有次在三線行車的道路,有的士爬頭竟然故意在我身邊刷過,而非轉線爬頭,這種惡意真是令我大開眼界,心想駕駛學校都是怎樣教的?
icarus

《Icarus》觀後感

《ICARUS》乃今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得主,講述俄羅斯體育界使用禁藥的來龍去脈,這個題材在幾年前一套德國的紀錄片也有討論,《ICARUS》能奪獎,是以一個局中人的逃亡作為主線,揭袐之外,更有一份驚心動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