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不要石屎要手作 打造最美山徑

著名的台灣自然作家劉克襄多次來港穿林過村,提及香港山徑迷人之處,正是由巿區出發,透過公共交通系統可用一小時左右到達,便利程度屬世界罕見。靠近巿區的特點令山野更平易近人,吸引愈來愈多業餘行山客,以及各類越野賽事舉行;這亦是吸引發展商的原因。不過,官方以石屎修葺山徑,卻可能比發展商更快破壞其自然面貌。有團體「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下稱小組)跟進石屎山徑問題,經過和官方多次溝通,漁護署曾舉行多次工作坊試行修復山徑,邀請美國、新加坡及台灣的步道專家來港分享經驗及工法,正是回應愛好行山人士對山徑修復的關注;多個義工團體參與工作坊,開展由義工協助修復山徑的計劃。

當香港官員及發展商意欲將發展之手伸向郊野,佔香港土地面積約四分之三的郊野公園,卻是不少港人心目中的寶地。關注小組曾於一周內收回6000份問卷,當中近9成人表示反對石屎修築山徑,可見不少愛好行山人士仍然珍視郊野山徑的自然之美,不希望建築材料影響自然景觀。

 

民間主動關注

「以前我住錦上路附近,經常路經一段山路,近年經過時卻發現它變了石屎梯級、路旁的樹亦被斬去。我向有關部門了解,對方回覆指是為了方便老人、開闊道路,但事實是該路段根本很少老人經過,而且石屎路一旦長出青苔,更易變得濕滑難行,跌倒時亦更易受傷。國外亦有研究指硬地面和泥地比較,對行山人士的膝頭造成更大負荷。還有,無端端為何要擴闊山路?他們的理據不充份、說詞含糊!」越野跑手曾小強(Stone)經常與山林打交道,與香港的自然郊野感情深厚,眼見愈來愈愈多石屎山徑出現,感到痛心。

由1976年公佈第一批郊野公園至今,香港人已很習慣假日時到郊野公園遠足、燒烤甚至露營,近十年到遊郊野公園的人次平均每年超過1200萬人;不少外來者亦懂得欣賞香港郊野之美。除了曾出版《四分之三的香港》的劉克襄對香港山徑情有獨鍾,Time Magazine將龍脊列為亞洲最佳巿區山徑,麥理浩徑更被國家地理學會選為世界二十大行山徑之一。然而,香港氣候溫暖潮濕,雨季更易造成水土流失,加上近年行山活動及越野賽事盛行,令不少山徑損耗加劇,更令人關注山徑修復的問題。有山友揭發部份山徑是以舖上水泥維修,亦有山徑是舖上軟墊,破壞自然景觀,令行山人士備感疑慮。「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於2016年成立,目標是和漁護署及民政事務署保持溝通,助山友反映修葺山徑的意見並監察相關工程。其發起人Stone指小組成立後除了問卷調查,亦發起聯署及遊行等引起相關部門關注,因而收集了近二十年來不少與郊野石屎化的相關投訴,而且香港的石屎山徑較外國多,令他更決心推動郊野去石屎化。除了持續跟進各項山徑維修工程,他也建議漁護署可參考日本,訂下休山季節,每年停辦跑山活動約兩個月,讓山野有時間可休養生息;越野跑的主辦單位也有責任參與整頓山徑,例如在活動後隨即沿賽道檢查、整頓。

 

漁護署舉辦的幾次工作坊 Stone均有參與,其中一次在大帽山便學習在山徑兩旁重舖草被。

行山人士總會偏離原本山徑,走出另一條路來。

 

山友參與修復山徑

小組與漁護署多次溝通,亦逐漸了解其難處,例如郊野範圍太大,巡查及修復山徑人手不足、以往修路的老師傅退休後青黃不接;此外,部份山徑非郊野公園範圍,由民政事務署和區議會處理維修工程,缺乏統一部門統籌。Stone經常到外地參加越野賽事,觀察各地山徑,認為手工步道的好處較石屎路多,歐美和日本的研究結論都認為石屎路無助減少水土流失情況。於是他向外取經,寫信給台灣的步道專家徐銘謙請教如何不用石屎做出友善環境又對行人好走的山徑。幸而漁護署亦樂於聽取意見,邀請綠惜地球、樂施會及其他行山愛好者到幾個試點一起動手修復山徑,今年初更邀請徐來港主持手作步道工作坊。

行山愛好者Daniel和徐老師早已相識,更曾帶她行過一些香港山路,因此雞公山的工作坊他也有參與。他行山多年,經驗豐富,眼見不少行山人士為了走捷徑而偏離原本山徑,捷徑卻可能是加劇水土流失的元兇,因此認為山友對破壞山徑也有責任。漁護署招募行山人士擔任手作步道的義工,如能持續運行,令山友對保護山徑的認識加深,同時減少損害自然步道,相信不少人都有興趣參與。

Daniel認同徐銘謙所指,對山徑認識不足的行山人士不知不覺正在破壞山徑。

到就近溪旁取來大石,要4個義工一起才搬得動。

 

地上本無路

筆者與Daniel是在劉克襄來港的新書講座上相識,透過他聯絡到身在台灣的徐銘謙進行越洋專訪後,才得知徐對香港的認識也是源於劉的那本書《四分之三的香港》,令她認識到香港也有豐富的自然資源與山徑古道。這次緣份或許可說早有跡可尋,但也是源於對山野的愛和興趣,卻沒想到令她對來港交流山徑問題也感興趣。2017年二月她來港舉行工作坊,在義工實際參與之前,她已和漁護署的農林助理們一起到雞公山視察環境。

徐認為,每個地方的山徑步道特性不一,但香港山徑問題可歸納為幾點,如山徑水土流失問題嚴重引致樹根裸露、石頭階梯被掏空;步道植被被踩踏擴張成原有步道寬度的七八倍寬,還有山友走捷徑不順著S型緩坡走,走成直線導致水土沖刷問題愈來愈嚴重。因此應該針對不同山徑特性制訂整頓山徑的策略,才是治本之法。以雞公山為例,她建議的整路工法包括針對地形導致陡峭的山路,採取局部調整或重選新的山徑線路,改變步道的坡度,使之變得較緩和,減少水流作用;設置分散排水系統,無法排水處用當地石頭做梯級,防止沖刷加深,並在沖蝕溝回填擋土壩,在山坡上設擋水駁坎把水流速度減緩。此外,在管理層面,她建議要分散越野跑的路線,避免人群在同一時間過度集中在同一處。

香港山徑特性

  1. 土地很狹窄,山拔地而起,所以雖然山不高,但很陡峭,行山人為了貪快走捷徑,選擇陡峭路線攀登,容易造成水流沖刷嚴重。
  2. 香港的山屬於粉質花崗岩地質,表土容易被人的鞋子踐踏鬆動、流失,再加上因地形陡峭,水作用力強,造成步道表面凹陷沖蝕溝現象。
  3. 使用量太集中。香港是臺灣土地的三十分之一,人口是臺灣三分之一,每年舉辦越野跑賽事的數量卻是亞洲第二,健行人次是臺灣山友的兩倍。知名的麥理浩徑更吸引許多大型賽事,假日亦有很多行山人士前往。上萬人踐踏,再綜合上述兩個因素,令山徑所受衝擊更嚴重。

 

 

整路要點(一):路線清晰

山徑不清晰,行山人士便容易往旁邊走,令山徑愈來愈闊,或形成向外傾側的斜坡,更易水土流失。

整路前先拉線劃定山徑範圍。

 

用大石在山徑邊緣砌出階級,令山徑更明顯。

在路旁植樹或舖上樹枝,阻止行山人往旁邊走。

 

整路要點(二):排水系統

 觀察水流方向,在沖力較大的位置設置排水溝,將雨水引離山徑。

在山坡用石頭設置數個擋水駁坎,把水流速度減緩。(圖中右上角)

後記

魯迅說「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香港的山徑問題卻是因為走的人多了,而成為問題。行山郊遊本是為了親近大自然,但若因而破壞其自然之美,便是本末倒置了。如對成為漁護署的義工,協助守護郊野有興趣,可留意其「郊野同行義工計劃招募」。

網址>>>http://www.natureintouch.gov.hk/volunteer

 

原文出處: 運動版圖#100 (2017年5月號)

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不定時會舉行清理山徑義工活動,亦會轉貼講座、工作坊或義工活動資訊,有興趣可留意一下!

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Facebook群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