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給我兩個位

pakour interview

訪問,是兩個人的對談,最理想的訪問地方,當然是一個寧靜的環境,然後好好坐下來,但在香港,要找一個這樣的地方,原來也可以十分困難。

別以為只要肯消費,在cafe買杯咖啡,就不難找到地方坐上一個下晝,雖知道現在cafe不盡然是安靜的環境,溫書的人帶上所有筆記坐上一天,小編還見過一班人坐下打機,不是說這些活動都不可以在cafe做,只是試問面對這班打算在cafe坐上一天的人,真的容易能在cafe找到一張枱兩個位嗎?還未計,還是那一句,其實現在的cafe也可以很嘈呢!即使坐下,要對談也未必可以安靜思考。

剛過去的一個長假,小編約了受訪者做訪問,由於是初步的訪問,未構思好拍照的地方,只要好好坐下來對談就夠,假期商場必定多人,cafe更會成為遊客歇腳的地方,我和受訪者都有感要另覓場地,早到的我,在商場附近的大會堂走上走落,希望能找到小小的空間,誠然,相對商場的cafe,大會堂寧靜得多了,但就沒有座位(看看上圖,真的很空曠,但真的沒有座位),結果,我找到了頂層一些臨時擺放的膠椅,還要有長枱,當下真的喜出望外。

「不好意思,我找到頂層有座位,你不介意我們可以坐下,只要沒有人趕我們,應該可以一直訪問下去。」(始終康文署場地,即使沒有騷擾人,工作人員真的可以有上千萬個理由不讓人坐在一些沒有人用的地方。)

「好的。」受訪者還補上一句「不緊要」。多好。

一個多小時,訪問完結了,中間真的有工作人員經過,但也沒有在意我們(原來也沒有我經驗中的專制),我有感這是近幾個月最舒服的訪問,至少我找到了一個寧靜的環境。

我直情開心得有點動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