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戀別花劍 - 崔浩然

20190305
.
想做一個劍擊故,應該已經係2017年嘅事。
而想做嘅原因好簡單,就係未做過。
唔只我未做過,全香港都冇人做過。
呢個運動嘅故仔點解冇人做呢?
岩岩雅加達亞運仲拿咗2銀6銅,係最多牌嘅項目,全部運動員都係本地香港人,點解就咁俾人忽視呢?

2018年年尾,香港一代劍神25歲崔浩然宣佈退役,終於見到契機:喂,要做喇!有時效性呀喂!
其實見到消息,即使我唔識佢,都係有一陣黯然,如果佢係受全港關注,好似牛下車神咁,會唔會咁年輕就退?

然後我喺公司會議內,每個星期都講一次要做,「再唔做就冇得做喇」,先至有今次嘅《劍花別戀》。 而我個人嚟講,私自想做嘅原因,全因為諗到「劍花別戀」呢個題,呢個題可以左至右右至左咁讀,諗到呢個題之後,個開版已經諗左係要壓光,啲字係要咁擺,符合返中文嘅規格。

咁做有咩好?
冇嫁,自己開心囉。
一件事,自己爭取返嚟,純為貢獻香港體壇,有少少自己嘅signature,有身為創作人少少自high咁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