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上田怜襲港

上年4月收咗份稿介紹一位美女跑手上田怜,繼川內後同一個星期有另一位日本跑手來港,就走去握個手簽個名。

其實做運動雜誌,真係會有幾多機會去接觸到完全冇機會認識嘅人,而當中只在乎於自己有冇一個主動性去結交新朋友。

編輯可能係有一個頭巾氣(或者係懶),我真係好少會因為想認識某一個人而去一啲發佈會或公眾埸合,而且即使因公務而去到一個場合,幾乎係唔會同任何人寒暄,做到要做嘅嘢就會閃人。

日積月累,漸漸地我喺運動圈子裡面成為咗一個獨來獨往嘅存在,好多同行其實已經熟口熟面,某啲甚至會打招呼,但係就始終冇再行下一步。

可惜嗎?

又唔覺得特別可惜。

我相信人夾人緣,既然自己唔係一個合群嘅人,又何必強求?

況且運動(尤其跑步)圈子好細,如果有人想合作,或者想交流,啱傾嘅自然好應該會臭味相投。

 

正如我應莊曉陽之邀請來見上田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