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山知道的樂趣

shootingonmountain

寓工作於娛樂聽來似是神話。
別人我不知,但起碼我總能在工作中找到樂趣吧。最近上完山藝班,上山拍攝時感到和山親近了些許,略感安慰。
我的苦在於,工作中發掘太多興趣了,賺的都不夠交學費和裝備費。

採訪或拍攝不時需要上山,雖然覺得順便當做運動也好,但事實上行到氣來氣喘還是會覺辛苦。我喜歡大自然,倒也樂於親近,只是看攝影師揹著沉重器材,對他們感到抱歉吧。當然,興趣和工作能夠相互呼應,總是幸福的。早些日子因採訪接觸了山藝,於是上完一級再報讀二級。不過,行山始終是體力活,二級山藝班的吸引之處是有機會體驗露營,但卻要揹著近20公斤的背囊行(爬)上蚺蛇尖,那次感覺已是我的體能極限了。我想還要再鍛煉一下才報三級班了......

與此同時,因山藝班結識的行山友精力充沛,相約行山不特止,又誘引我報讀了初級繩索班。這次又會是甚麼挑戰呢?期待又怕受傷害,嗯,上完堂再來報告好了。